<code id="rlrqp"><menu id="rlrqp"></menu></code>

    <delect id="rlrqp"><dd id="rlrqp"></dd></delect>

    歡迎來到無錫順天大件運輸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在線留言 | 聯系我們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contact us
    13861768666

    無錫順天大件運輸有限公司

    戴紅偉:13861768666

    戴 明:15061516999

    座機:0510-88272888

    傳真:051083857123

    郵箱:stdjys@163.com

    網址:www.hr41.top

    地址:無錫市惠山區北環路錫北汽配市場15-27號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中心>>行業新聞
    貨運從業資格調整遇中梗阻:有貨車駕照還需貨運資格
    發布時間:2017-07-17  點擊數:13

      貨運從業資格調整遭遇“中梗阻”

      司機擁有大貨車駕照,想要跑運輸還得再考道路運輸職業資格,這樣重復設置門檻引發不少貨車司機的吐槽。在 職業資格目錄清單中,道路運輸服務人員職業資格從“準入類”調整為“水平評價類”,然而基層執行中卻出現“中梗阻”。

      記者采訪發現,在國務院先后七批取消433項職業資格許可和 事項、公布 職業資格目錄清單后,職業資格設置重復交叉問題在部分領域仍然存在。

      業內人士稱,應通過目錄清單來清理規范職業資格,整合交叉職業資格,強化職業資格培訓考試收益監管,完善職業資格目錄“動態調整”機制。

      有貨車駕照還得考貨運資格

      湖北荊門市民李強(化名)擁有準駕大貨車的B2駕照,近期準備和朋友合伙開大貨車跑運輸。到當地運管部門咨詢,他被要求先考取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才能從業。

      上述遭遇讓李強很納悶,“明明我有準駕大貨車的駕照,為何還得再考個道路運輸資格證才能開車運貨?”

      像李強一樣,廣西大貨車司機阿凱(化名)也對這項資格證存在困惑。他2006年領到準駕大貨車、牽引車的A2駕照,2007年又花了400多元報名培訓才考取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

      阿凱告訴記者,除了理論考試稍有區別外,道路運輸從業資格實踐考試科目都是倒車、移庫,考試難度比駕照考試還低,“除了大客車、危險品運輸情況特殊,需要專門設置職業資格外,開普通大貨車還得另外再考證,純粹是亂設檻、亂收費”。

      長期以來,貨運司機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由交通運輸行業技能鑒定機構負責實施。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由交通部門負責考試發證,設立依據是交通部出臺的《道路運輸從業人員管理規定》。

      這項規定提出“ 對經營性道路客貨運輸駕駛員、道路危險貨物運輸從業人員實行從業資格考試制度?!边@意味著,目前全國3000多萬名貨車運輸司機,除領取公安部門發放的駕駛證外,還需獲取交通部門許可的從業資格,才能從事相應道路運輸。

      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曾公開表示,目前,貨運司機都要有車管所頒發的駕駛證和運管所頒發的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的申請條件和考試要求與駕駛證類似,存在重復許可、多次 問題。

      同時,司機獲得準駕貨運車輛的駕駛證已經能夠證明其駕駛能力,沒有必要再進行一次資質審批。此外,從業資格證和駕駛證都需要年審,貨運司機需要到兩個部門分別年審,且年審時間不同;從業資格證還存在年審收費高、周期短、耗時長等問題。

      記者采訪了解到,人社部去年底公示的 職業資格目錄清單中,“道路貨運汽車駕駛員”,屬于準入類職業資格。今年3月,人社部根據相關方面意見建議,對 職業資格目錄清單內容進行調整后,包括道路貨運汽車駕駛員在內的“關于道路運輸服務人員”,從“準入類”調整為“水平評價類”。

      記者聯系多地基層交通運管部門了解到,盡管在 職業資格目錄清單中,道路貨運汽車駕駛員已不再是強制性的“準入類”職業資格,但基層運管部門仍在要求貨運汽車駕駛員必須持有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才能上崗,否則將面臨處罰。

      一位基層運管部門工作人員介紹,盡管人社部政策中對道路貨運汽車駕駛員職業資格進行調整,但交通系統并未接到相關通知,因此仍然要按照現有的《道路運輸從業人員管理規定》等方面規定執行。

      職業資格重復設置仍存在

      記者梳理發現,盡管經過多輪清理規范,但目前職業資格重復現象仍然存在。尤其是一些地方計算機操作職業資格設置的重復程度,更是到了令人“眼花繚亂”的程度。

      去年從湖北大學本科畢業的王文(化名),已在學??歼^計算機三級等級考試。他說,現在如果事業單位評定職稱要求計算機考試水平,還得再考專業技術人員計算機應用能力考試,想在深圳、天津等地“積分落戶”,靠計算機操作員獲取加分,還得再考一次計算機操作員職業資格考試。

      然而王文發現,這些考試內容多是操作系統安裝、文字排版、圖片處理等方面,與他在學校里學習過的課程無異,甚至更簡單,不知這樣的門檻設置有何意義。

      此外,被國務院明確取消的職業資格也曾出現“死灰復燃”的情況。去年9月,??谑凶〗ň窒掳l文件,委托??谑惺覂妊b飾裝修行業協會建立信用檔案。這家協會信用檔案建立過程中,還將“裝飾項目經理”和“室內設計師”職業資格 作為建立信用檔案、取得相關認證書的前提條件。然而,早在2015年2月24日,國務院已取消包括這兩個職業資格 在內的67項職業資格許可和 事項。

      此事被曝光后,??谑屑o檢部門在2月份對??谑凶〗ň值?名公職人員進行立案調查,對其中3名違反政治紀律人員進行處分。??谑凶〗ň重熈畈⒁蠛?谑惺覂妊b飾裝修行業協會將已收取的84人共計15萬元的培訓費用全部全額退還,??谑惺覂妊b飾裝修行業協會也被民政部門做出撤銷登記的處罰決定。

      不少受訪業內專家表示,類似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與駕駛證交叉以及計算機水平重復考試認證的現象,是當前職業資格設置中存在的突出問題。職業資格重復交叉設置,管理“政出多門”,出現一個行業設置有多項職業資格情況,以及被取消的職業資格“死灰復燃”的情況,背后有多方面原因:

      ——部門條塊分割嚴重。目前,大貨車司機面臨的雙重職業資格中,駕駛證歸公安部門負責,道路運輸從業資格則歸交通部門。

      長期關注職業資格的北京盈科(武漢)律師事務所律師張紹明說,大部分職業資格,尤其是本質為行政許可的準入類職業資格,設立初衷是為加強職業隊伍建設,但 *終出現爭相設置,各管一攤,相互割據現象,出現同一個職業領域,面對不同部門業務時需要重復考職業資格等問題。

      ——缺乏職業資格互認?,F行不少重復的職業資格中,不少是因針對干部與工人身份不同,而在同一領域設置的不同職業資格考試。比如全國專業技術人員計算機應用能力考試,考試對象為需要評定職稱的干部身份群體,過去由人事部負責;而計算機操作員職業資格針對工人身份群體,由原勞動部負責。

      有業內人士表示,職業資格重復設置的背后有歷史原因,但長期未能清理合并,折射出職業資格管理仍然存在計劃經濟思維。隨著人事制度、養老保險等政策改革推進,干部與工人身份區別已日趨淡化,而相關重復的職業資格合并、互認等工作卻未能跟上。

      ——培訓考試利益驅動。設立職業資格,就意味著可通過考試等方式獲益。??谑惺覂妊b飾裝修行業協會之前制定的培訓資格收費標準中,“裝飾項目經理”每個收費1800元,“室內設計師”每個收費2000元。按一個小型企業需要1個設計師和2個項目經理證計算,僅此就需要支付近6000元。

      據業內專家測算,根據去年全國3000多萬人參與職業資格考試保守測算,中央考試單位從中收取的考務費至少就有數十億元,此外還有教輔、培訓等方面高額收益。

      在利益驅動下,部門機構違規設立職業資格情況也屢見不鮮。審計署公告顯示,工信部下屬信息中心未經批準,在2013年至2014年自行組織職業技能培訓和考試,并發放其自行印制的職業技能證書,共收取培訓費213.70萬元。

      交叉職業資格亟待整合

      業內人士稱,通過目錄清單來清理規范職業資格,有助于使職業資格設置更加透明,置于公眾監督之下,改變過去一些職能部門出臺“紅頭文件”,就設立職業資格的做法,從源頭上規范職業資格管理。

      人社部發布數字顯示,2014年以來,國務院先后分七批取消了434項職業資格許可和 事項,國務院部門設置的職業資格削減70%以上。去年末,人社部還把 職業資格目錄清單中151項 職業資格向社會進行了公示。

      盡管 對職業資格設置進行了嚴格梳理管控,但當前職業資格體系運行管理等方面,仍然存在不少問題,亟須采取措施讓職業資格設置管理與時代發展需求“接軌”。

      一是整合交叉職業資格,推動考試結果互認。業內人士建議,對目錄中仍保留的職業資格進行系統梳理與清理,針對社會反映強烈的貨運司機道路運輸等職業資格進行充分論證,對設置重復、存在交叉的職業資格進行整合優化;針對一些因人事管理體系等因素造成的職業資格重復設置問題,短期內可采取 考試內容,考試結果互認等方式,減少職業資格考試障礙。對于 職業資格目錄中已經明確不再列為“準入類”的職業資格,必須加強 層面督導,避免簡政放權遭遇“中梗阻”。

      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就建議,取消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或者將駕駛證和從業資格證年審合并,實行一次年審。降低年審收費,允許網上年審、異地年審等多種便民方式,簡化年審辦理手續。

      二是強化職業資格培訓考試收益監管。 行政學院教授楊小軍認為,職業資格背后的巨大利益鏈,應加強對職業資格考試與鑒定部門的監管。不定期對各項非營利性職業資格培訓、考試收費及開支進行審計,加強對各類亂收費現象的檢查與懲處。同時,針對國務院已明確取消或將“準入類”調整為“水平類”的職業資格執行情況進行督察,破解職業資格調整遭遇的“中梗阻”問題。

      三是完善職業資格目錄“動態調整”機制。清理職業資格重復設置亂象,應強化職業資格目錄管理,應進一步對需要開展準入類職業資格許可的原則與內涵進行明確、細化。專家建議,對于需新納入執業準入的工種,必須經過向社會征求意見、專業人士聽證等程序,才能成為準入類職業資格;對一些已脫離社會發展實際情況,群眾反映強烈的職業資格要及時清理退出,充分發揮準入類職業資格在提高專業隊伍素質中的積極作用。


    上一篇:品牌貨運列車打通鐵路物流“一公里”
    下一篇: *后一篇
    车上他弄得我好爽高潮动,被绑到房间用各种道具调教,撕开奶罩揉吮奶头高潮AV,99久久国产精品免费